MENU
MENU
北大教授周彦恒 | 赛德阳光正畸梦之队(二)

来源:赛德阳光口腔  浏览量:

(二)
立志成为最优秀的正畸医生

在北医上研究生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愿望,要在正畸事业上有所建树,要成为一名最优秀的正畸医生

1996年,我的导师傅民魁教授送我去香港大学学习,进修完成一个临床学位(Degree, Advanced Diploma in Orthodontics,口腔正畸高级文凭)。我当时的导师是瑞典人Urban Hagg 教授,一位非常好的教授、导师和朋友,时任香港大学口腔正畸学系主任。

周彦恒教授在香港大学学习期间
 

我们的教学完全采用英国模式,需要每周上课、病例讨论、出诊看患者,这在当时是非常少见的(当时的进修一般都是做科研,完全不涉及临床工作)。所以我学习得非常认真,每天只睡5个小时,一般凌晨1点睡觉,早上6点起床。整整1年2个月的时间,听课、讨论、病例报告、看病人均用英文,最后还用英文写了一本193页的毕业论文,并在毕业后将论文发表为3篇英文文章。

同时,我于1996年10月一举通过了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学院口腔正畸院员(M .Orth. RCS  Edin.)考试(该考试非常严格,考试时间3天,分为5个部分:笔试、口试、病例报告、病例诊断设计、自由问答),成为中国大陆第一个拿到这一荣誉的正畸医生。

1997年香港回归前我回到了北京,开启了在北医正畸新的奋斗模式。一直以来我的观念是,当医生,最主要是靠技术,而不是靠背景,不是靠你毕业于哪里,或者是哪位教授的学生。只有会看病,能看好病才是真的本事。所以我一猛子扎进去,天天专注于看病人,整整4年时间,彻底将滑动直丝弓技术研究透彻,包括自锁托槽矫治器系列。

2001年,我有幸获得国家留学基金委支持,前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牙医学院正畸科做访问教授,师从正畸系主任Robert Vanarsdall教授。

周彦恒前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牙医学院正畸科做访问教授

Vanarsdall教授是当时世界上少有的几个同时拥有口腔正畸学和牙周病学双专业证书的正畸医生,在他的指导下,我对口腔全科有了更全面的认识。他讲到: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好的正畸医生,你必须先成为一名好的全科医生。他的这句话使我受用至今,也影响我终生,颠覆了我过去一门心思只钻研正畸的观念。

一门心思只钻研正畸的观念

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一年的学习,使我深深地认识到,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正畸医生,口腔全科的全方位思维是必不可少的。与此同时,因为一个临床课题研究,我在一个位于Gulf Port的私人正畸诊所呆了整整一个月,这段经历令我对美国的大学和私人门诊正畸治疗经营模式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和认识,也为后来赛德阳光口腔的创办和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2002年8月,我学成归来,又在北大正畸科重新整装出发,在成为最优秀正畸医生的道路上阔步向前!(未完待续)


2020.03.27 周彦恒于北京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