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MENU
【赛德大咖秀】双剑合璧,郭巍大夫的口腔人生

来源:赛德阳光口腔  浏览量:

郭巍,华西口腔医学院硕士,擅长美学修复和正畸修复联合治疗,现任赛德阳光口腔北京三元桥门诊部副主任。

 
华西口腔医学院硕士郭巍医生
 
兰质蕙心轻己利   杏林国手胜黄金


盛夏时节,太阳总是落得很晚,蔓延到天际的火烧云烧红了半边天。已经过了六点,赛德阳光口腔三元桥门诊部繁忙依旧,门口的患者络绎不绝。

门诊位于时间国际大厦六楼,地处号称京城第一桥的三元桥附近,是赛德阳光口腔最早的门诊部,至今已有十二年的历史。

远远的,我们就看到了直通天际的时间国际大厦,在鳞次栉比的高楼群中十分醒目。夕阳漫撒,大厦玻璃墙幕上的赛德齿科四个大字熠熠生辉。

走进门诊大门,还未来得及留意门诊布局,就看到一个年纪很大满头白发的老人,面对着一位女医生,颤巍巍的举手敬礼。

医生赶忙上前,扶住老人的胳膊安慰老人。老人紧紧握着医生的手,不停的说着感谢的话。

等医生搀扶着老人离开门诊,前台的护士说,这位医生就是郭巍

老人是郭巍医生的患者,今年已经88岁了,是个老革命,年轻的时候参加过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获得了许多荣誉和奖章。

历经风霜的老人虽然出身军伍,整个人却有着一种优雅和善的气质,岁月酿就的智慧大度中不乏军人的刚毅。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老人的下颚上早已没有了牙齿,紧抿的嘴唇看起来有些干瘪褶皱。

老人有一个愿望,他想在100岁的时候,还能有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今天他慕名而来,想找郭巍医生镶牙。

老人早就听说了,郭巍医生医德好,技术水平高,看牙特别温柔,一点也不疼。

1
从小与口腔结缘


在如梦似幻的童年时代,郭巍医生对看牙有着遥远而又清晰的记忆。这种记忆并不美好,在某一个时间段,甚至像是雨天来临前遮天蔽日的乌云,给色彩斑斓的纯真时代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或许受这段经历的影响,直到现在,郭巍医生都固执的认为,让患者感到疼痛是牙医不可原谅的错误。

刚上小学的时候,郭巍医生的牙齿比小伙伴们多,侧生出的牙齿像倔强的树芽。她自己已经习惯,父亲却坚持要带她看医生。

来到医院后,遇到了一位很尽责的牙医,牙医检查之后安慰他们说,孩子只是乳牙滞留,拔掉就没事了。郭巍医生对拔牙完全没有概念,懵懵懂懂的躺在了牙椅上。

当时没有人料到,这颗乳牙长得如此结实。因为是乳牙,医生没有打麻药。从拔牙一开始,郭巍医生就疼得大哭,针一样尖细的痛感从齿间直窜脑门,她感觉脑门都要涨开了。

就这样鼓捣了几十分钟,牙齿终于拔掉了,哭累了的郭巍医生只想逃离这里,这件事成了她整个童年的阴影。

郭巍医生从小与口腔结缘

小学二年级,父亲不顾郭巍医生的反对,又带着她去看牙,这次换了家医院。看着医院里的熙攘人流,父亲说你站在门口不要乱跑,我去里面挂号。父亲挂完号出来,郭巍医生不见了。

就像晴天霹雳一样,父亲特别着急,在医院附近发疯一样的寻找。一路打听着找了三条街,才在学校里找到了郭巍医生,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教室里上了一节课了。

原来她回想起上次拔牙的经历,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让她记忆犹新。她害怕再遭受那样的疼痛,在父亲回来之前偷偷离开了医院,跑回学校上课去了。

在最爱美的初中时代,郭巍医生牙齿不齐,嘴巴还有点凸。在家长一再要求之下,她不情愿的再次来到医院。

经过检查之后,正畸医生说这是牙列拥挤,需要拔牙矫正。因为不堪回首的看牙经历,郭巍医生对拔牙本能的抵触,宁肯不做矫正也拒绝拔牙。

正畸医生妥协了,又提供了不拔牙的矫正方案,但需要做好几颗牙齿的片切。

郭巍医生当时并不知道,片切是需要考虑安全剂量的,也并非是她矫正牙齿的最优选择方案。她对片切一无所知,只想着不拔牙就好,接受了片切方案。

可能限于经验,医生设计的片切量较大,导致后来几颗牙齿都有了龋齿。就诊时恰逢过年,戴上牙套后牙齿又酸又疼,看着一桌子丰盛的年夜饭,她却一点也吃不下去。

高考报名,郭巍医生填报的所有学校都是医科大学,所有的志愿都只有一个口腔医学一个专业。她就是想知道,治牙是不是一定要这么疼。

最终,郭巍医生被中国医科大学口腔医学专业录取。

2
北大华西劳燕双飞


多姿多彩的大学时光,是许多人心中最美好的向往或回忆。但是到了大学后,郭巍医生开始理解培养医生的不易,体会到了学医的苦。

朝益暮习的医学生,每天都有上不完的课,学校芳草地上随时可见用功苦读的学生。下晚自习后夜已深沉,回到宿舍还要复习功课,考试更是无穷无尽,本科五年每年都像高三。

当然,大学时代并非全是苦与累。学习劳累之余,也会有青春的甜蜜。

郭巍医生的大学时代

有一天大雨滂沱,郭巍医生在自习室外的走廊上打电话,电话忽然欠费停机了。回到自习室后,她闷闷不乐。

郭巍医生后排坐着位男生,男生观察她很久了,见状站起来说,我帮你充话费吧。不等郭巍医生回答,男生就跑出了教室,消失在雨幕中。

当时充话费很不方便,要跑到校外很远的门店,更何况外面大雨正浓。

等男生回来,他的鞋子和裤腿全湿了。后来郭巍医生才知道,校门口积水很深,男生是蹚着水过去的。

感动总是突如其来,穿过校园里的风花雪月,度过工作后的相聚离别,两人最终走到了一起,多年之后成为了相扶相依的恩爱夫妻。从在一起到现在,他们比翼双飞十四年,从未闹过矛盾。

郭巍医生与丈夫的近照
 
郭巍医生与丈夫的近照

在郭巍医生心中,北大和华西医学界璀璨的双子星,两校不分伯仲,都是口腔专业最好的学校。为了将这两所高校都体验一遍,考研的时候,两人商议一个考北大一个考华西。

作为天府之国,从冒菜、烧烤到火锅、串串,成都有着数不清的美食。郭巍医生对美食情有独钟,最终选择了位于成都的华西,成为了华西口腔修复专业的研究生。男生则来到北京,考上了北大口腔医学院的研究生。

接触口腔修复之后,郭巍医生才发现修复之美。她认为,口腔修复是能集中体现美的学科,能让医生收获满满的成就感。

郭巍医生研究生论文答辩会

对于缺失的牙齿,口腔修复医生会尽全力让它恢复形态和功能,修复过程又与美学息息相关,这是与其他行业不同的地方。

在华西,从理论到实操,郭巍医生的导师要求非常严格,甚至连制作义齿在内的技师工作,也要学生亲自完成。

导师不仅要求严格,技术精湛,医德也让人敬佩。导师给患者的建议,永远是只选对的,不选贵的,并用言传身教来引导学生。

导师的教导,潜移默化地融入了郭巍医生心中。
3
正畸修复双剑合璧


悠悠十余载,诊疗近万人。从2008年至今,郭巍医生遇见的疑难病例如恒河沙数。在接诊过程中,她发现修复并非唯一的治疗手段,很多病人是交叉病例,经常需要其他科室的医生会诊。

例如,有的患者抱着种牙的目的而来,但牙间隙不够,这就需要先进行正畸治疗;有的患者牙缝较大,想达到完美效果,究竟是用正畸关缝还是用贴面修复?这也需要找正畸医生商议。

口腔修复和正畸都属于毕业后教育,都被认为口腔医学中极具技术挑战性的学科,但是口腔修复的医生很少懂正畸,正畸医生也很少学修复。

追求极致一直是郭巍医生的标签之一,她想为患者提供最完美的治疗,她要让治疗效果不存在一丝瑕疵。但会诊的医生,通常也只是从自己学科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治疗过程难免超出她的控制范围。

郭巍医生正畸修复双剑合璧

她就想,为什么自己不继续求学,进修口腔正畸学呢?这样既可以从修复角度来看诊,又能从正畸角度评估,还免去了会诊的麻烦,最主要的是可以给患者提供更完美的设计方案。

想到就去做,郭巍医生又开始了焚膏继晷的苦读生涯。北京大学几乎是公认的正畸教育最好的学校,也是郭巍医生最想去进修的学校。经过努力,郭巍医生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来到北大口腔医学院进修口腔正畸学。

到了北大后,又要从理论课开始学起,然后才是实操训练。进修结束,郭巍医生既精通口腔修复,又能以正畸的方式治疗患者,修复与正畸双剑合璧,大大拓展了诊疗的思路和方式。

从华西到北大,郭巍医生在中国口腔最顶尖的两所高校均求过学。让她获益最深的不仅是两所高校优质的教学质量,还有教授们率先垂范全心全意为患者的医德。

在郭巍医生眼里,患者永远是第一位的。

郭巍医生

曾经有位阔别多年的患者,在完成治疗五年之后忽然打来了电话。她在电话中简单做了介绍,郭巍医生一下就叫出了她的名字,并且清晰地记得当年她牙齿的症状。

患者特别惊讶,她五年前曾找郭巍医生做过贴面,数年来牙齿一直很漂亮,从来没有不适感。现在重新联系,是想让郭巍医生把她剩下的几颗牙齿也做上贴面。

郭巍医生至今都记得她牙齿的症状,这让她很感动。

日常接诊中,哪怕已经华灯初上星光璀璨,只要郭巍医生还没走,她都会耐心的看完,加班也成了家常便饭。
 

郭巍医生有了期待已久的宝宝
 
上一年,郭巍医生有了期待已久的宝宝,家人和她都很开心。生产的前一天,郭巍大夫还在丈夫的陪同下,到三元桥门诊部出了半天门诊。她不想让患者因为她休产假而没有安全感,也不愿给同事增加过多的负担。
4
郭大夫的茶与琴


郭巍医生性格活泼,在赛德阳光口腔的同事们眼里,她热情开朗,是个爱笑爱闹的姑娘。可很少有人知道,在日常生活中,她喜欢品茶弹琴,喜欢读书写字,这都是一些安静的爱好。

郭巍医生喜欢喝茶,在茶香袅袅中放松思考,是她最惬意的放松方式。她最爱蒸青绿茶和古树红茶,鲜爽甘醇翠绿中一片片嫩叶漂浮,红橙金黄的汤色里肥芽沉淀,品茶中能感悟到人生的道理。

郭巍医生是做事做到极致、凡事刨根问底的性子,她不仅品茶喝茶,还曾专程跑到安溪、武夷山和云南等地参观茶园。在茶叶采摘季节,郭巍医生会和当地人一起摘茶制茶。

用郭巍医生自己的话说,熟知茶叶的前世今生,喝起来才更有味道。

用郭巍医生自己的话说,熟知茶叶的前世今生,喝起来才更有味道。

除了品茶外,郭巍医生还钟爱古琴。摆上古琴,抚琴一曲,她喜欢在悠扬的旋律中放松自己。她觉得美感是共通的,画画也好,音乐也好,在审美上和修复正畸存在相似之处。

美感是共通的

时隔多日之后,我们和郭巍医生聊起文章开始的那位老人患者,郭巍医生微笑着讲述了一个细节。

有天晚上,郭巍医生手机上收到了一张照片,照片是老人发来的,照片中的老人精神矍铄,胸前挂满了军功章,照片后是一段长长的感谢语。

郭巍医生很开心,她不仅为患者的信任开心,也为能帮赛德阳光口腔品牌形象添砖加瓦而自豪。

一直以来,郭巍医生都认为赛德阳光口腔是最好的平台,她到现在都记得加入赛德阳光口腔时的情景。

北大求学期间,下课后郭巍医生在前面走,后面忽然传来周彦恒教授喊她的声音,周彦恒教授和她聊起了天。

也是在这一天,郭巍医生才知道,周彦恒教授带领的赛德阳光口腔,正在试图建立一个可媲美梅奥医学中心的完全不同的民营口腔医疗体系。

近几年,郭巍医生见证了赛德阳光口腔狂飙猛进的拓展步伐,目睹了赛德阳光口腔由一家诊所发展成人员近千人的口腔医疗集团。

她始终相信,赛德阳光口腔一定能完成蜕变,不负使命。她也始终相信,自己能伴随成长,为更多的患者提供高质量的口腔医疗服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