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MENU
【赛德大咖秀】记北大首届八年制口腔博士张洲

来源:赛德阳光口腔  浏览量:

医者有仁心   慈悲济世人

 张洲,北京大学口腔医学博士
 
张洲,北京大学口腔医学博士,赛德阳光口腔北京西海国际门诊部主任。



自北京大学口腔医院出发,向西北五分钟的车程,就到了赛德阳光口腔西海国际门诊部。

门诊位于苏州桥东北角的西海国际大厦一楼,几乎占据了大厦南侧的半层,大门外是繁忙的北三环,从北三环高架桥上看去,黑底白字的门诊招牌十分显眼。

我们走进大门,冲着门口就是前台。和许多高端诊所一样,前台工作人员礼貌而专业,不同的是这里的候诊室宽敞到奢侈。

得知我们是来找门诊主任张洲博士后,前台工作人员刚要去通知,一位个子不太高的姑娘风一样的走过,前台工作人员指着她说,“那就是我们主任张洲博士。”

赛德阳光口腔北京西海国际门诊部

姑娘听到了,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我们几个,转又恍然大悟,“噢,你们就是……”

张洲博士比想象的要年轻许多。

她是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首届八年制博士,离开北大已经十年了,有许多出彩的病例。来之前,我们认为她是个步履稳健的中年专家,应该是个很有气场的人。

实际上,她长着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表情十分生动,整个人来去如风,即坦诚又活泼,总有人误认为她是个年轻的小护士。她说:“心思纯粹使人年轻。”

1
不为师,则为医


张洲博士到现在都记得,小时候爷爷教导她的情形。

窗外树影婆娑,爷爷一边教她写大字,一边絮絮叨叨的说,“女孩子长大了要么当老师,要么当医生,这两个职业都很纯粹,做的都是积德行善的事。”

可能因为成绩好,在小一辈中,爷爷奶奶明显更重视张洲博士。

在沈阳这样一个老工业城市,张洲博士的家和其他许多家庭一样,父母都是国企的职工,平时没有太多时间陪孩子。童年时代,她大部分时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爷爷奶奶对她影响很深。


张洲博士一家三口

张洲博士一家三口

爷爷是个很有文化的人,年轻时白手起家。在特殊的时代,他被定性为了民族资本家。奶奶是一位大家闺秀,老两口一生恩爱。

小的时候,张洲博士很腼腆,上台讲话会脸红,家人认为不太适合做老师,当医生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爷爷很重视孩子的学习,张洲博士的成绩很优秀。同学们讨论起来,甚至觉得张洲博士带有一丝传奇色彩,每次大考成绩都很好。

初中三年,她一直是第二名,中考时考了年级第一;高中三年,还一直是第二,高考时又考了班级第一。

中学的时候,张洲博士一直和排名第一的男生暗中较劲,总比不过他。等到重大考试的时候,她就超过了那个男生。

两人相争相杀,最终比出了感情,现在那个男生是张洲博士的丈夫。

张洲博士一家三口

张洲博士一家三口

高考后,张洲博士以优异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成为北大口腔医学院首届八年制本博连读的学生。


2
首届北大八年制口腔博士


虽然过去了很多年,张洲博士依然清晰的记得,她接到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的兴奋激动。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能来北大读口腔是件很幸运的事。

在张洲博士心中,北京大学是最好的学校,口腔医学是最棒的专业。

1952年院系大调整,北大医学院分离出去成为了北京医科大学,很长一段时间内,北大是没有医学专业的。

恰好在她入学的前一年,高校院系开始新一轮调整,北京医科大学回归母校变成了北大医学部,北大才在辽宁省招收口腔医学类的学生。

张洲博士这才有机会圆了自己的北大口腔医学梦。

张洲博士在北大口腔细胞实验室

张洲博士在北大口腔细胞实验室

更幸运的是,张洲博士和她的同学,成为了北京大学第一批,也是全国第一批口腔医学类八年制本博连读的学生

因为是首届,没有先例可循,从北京大学到医学部都十分重视。

前三年是理论课,他们是在北大本部读书,和北大其他专业的学生一起学习。

张洲博士学习了包括心理学、社会学等在内的全国最先进的人文课程,为成为具有国际视角的优秀医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专业课教授都是行业内具有一线经验的顶尖专家,他们备课十分认真,大大拓宽了学生的眼界。

当时,年近七十的著名专家曹采方教授,为了把控教学质量,每天都坐在课堂最后一排,一节课一节课的听讲。曹采方教授是口腔内科的资深专家,她丈夫张震康教授提出了北大口腔八年制的理念。

大三大四时,张洲博士和同学们到口腔医院实习轮转。

北大口腔八年制博士培养制度,是为了培养高层次的口腔医生设立的。

张洲博士和她的同学,足足轮转了三轮,每到一个科室,都是科室主任亲自带教,手把手的教。

有的科室老专家较多,不同专家擅长不同的细分专业,这些老专家就排出班来轮流的教。

专家们特别尽责,张洲博士为患者磨牙,专家就在旁边盯着,她磨一下牙齿,专家指导说你再磨一下这里,就这样言传身教。


张洲博士在日本访学

张洲博士在日本访学

严格的教育教出了优秀的学生。张洲博士和同学去日本访学,访学期间进行友谊赛,双方在模型上磨牙,然后将模具交由电脑打分。北大的学生都考了90多分,明显高于日本学校的学生。

北大八年,张洲博士受益良多,付出也很多。作为北大首届八年制口腔医学生,他们学业压力很大,“996学习制”是日常状态,临近考试时,“007学习制”也经常出现。

医学生从本科读到博士,通常需要11年的时间。北大口腔医学八年制博士,要用8年时间学完11年课程,课程数量甚至比传统博士生还要多

他们没有“考试季”的概念,基本上每月都在考试。有的课程十周结课,结课后立刻考试,考完学下一门课程。对他们来说,每个月都是“考试季”。


3
患者的信任,是最好的礼物


张洲博士说,北大严格而科学的训练,令她受益终生。

例如,她们有时候上午上课,下午看病人,每周还需要交病理报告PPT,时间特别紧迫。到现在,她做PPT速度依旧飞快。

出诊十余年,张洲博士已经接诊了上万病例,她往往能一眼看出病人的病因。

张洲博士已经接诊了上万病例
 

有一位中年女患者,牙齿状况很糟糕,很多个牙齿都治疗过,牙齿里是五颜六色的填充物。但依旧天天牙疼,疼起来甚至睡不着觉。

牙齿一颗一颗的坏掉,她对自己的牙齿已经绝望了,不要求治好牙齿,只要不疼就行。

张洲博士为这位中年女患者治疗好患牙后,发现她另一颗牙齿也有问题,建议她现在做治疗。患者戒备心很重,觉得这颗牙不痛不痒,是一颗好牙,拒绝了张洲博士的建议。

过了一段时间,这颗所谓的“好牙”果然痛了起来,疼痛的发展变化都跟张洲博士的预测完全一致。中年女患者急冲冲的来找张洲博士,这次她对张洲博士言听计从,十分信任。

张洲博士为她做了全局的治疗方案,该根管治疗的根管治疗,该做牙冠的做牙冠,治疗完成后,她果然不再牙疼了。现在,这位女患者是张洲博士的好朋友。


张洲博士为她做了全局的治疗方案
 

类似这样的病例还有很多。有一位备孕的女患者,曾经做过多颗牙齿的根管治疗。

备孕检查的时候,医生建议重新治疗有隐患的牙齿,结果,打开一个牙冠坏掉了,拔牙,再打开一个牙冠又坏掉了,又拔牙。

接连的意外,导致她前牙松动咬不稳,后牙缺牙咬不上,影响到了日常吃东西,又着急要孩子,整个人都抑郁了。

她预约的是赛德阳光口腔的蒋医生,提前来到门诊后,蒋医生正在手术,张洲博士接待了她。

因为要等待几分钟,女患者发起了脾气。张洲博士一面安抚她,一面为她做了简单的检查。

检查之后,张洲博士心中有底了。

张洲博士建议她做个整体的治疗计划,先解决后牙的稳定性,有了后牙的稳定支撑,前牙会更方便治疗。先做哪颗牙后做哪颗牙,张洲博士都说得清清楚楚,道理明明白白。

过了一会儿,蒋医生看完患者后急匆匆赶来,为女患者检查之后,给出了和张洲博士完全一样的方案,甚至连细节都丝毫不差。

女患者知道,一直陪在身边的张洲博士,并没有和蒋医生沟通过。她感觉这是一个专业的可信任的团队,情绪开始平复下来。

张洲博士在日本

张洲博士在日本

在后面的治疗过程中,女患者很信任赛德阳光口腔的医生,治疗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4
我们是一个团队


作为北大口腔首届八年制博士,赛德阳光口腔高年资的资深医生,张洲博士擅长从修复、牙周到牙体牙髓等全科各个领域。

她是北京最早做全口种植的医生之一,凭借全口种植修复病例,获得了首届华人美学牙科论坛杰出青年医生的荣誉

尽管如此优秀,但和张洲博士聊得过程中,她谈自己的故事并不多,团队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词。

在赛德阳光口腔各大门诊医院中,西海国际门诊别具一格,它离北大口腔医学院最近,它的医生结构也最单一。

在这里,有六位北大口腔医学院的博士,八成医生具有北大口腔教育背景,几位核心医生还是同班同学

门诊走廊的显眼位置,挂着2001级北大首届口腔八年制博士生的毕业合影。

2001级北大首届口腔八年制博士生的毕业合影
 

医生们一致认为,门诊不存在沟通的成本,医生们治疗的思路和理念都是一样的,都来自多年来北大口腔培养。

张洲博士说,我们对彼此的技术都很放心,没有一个医生会向患者推荐超出必须的治疗,我们可以毫无顾忌的直接转诊给同事,这是最宝贵的地方

互相信赖,专业互补,医生们才可以更好的配合。例如正畸医生想少移动牙齿,以达到健康与美观的统一。

张洲博士就会据理力争,能否保留健康的牙齿,拔掉治疗效果不好的牙齿。

她要把北大口腔的治疗品质,完全搬到西海国际门诊来,尽量给患者留下一口自然牙。“把难度留给医生,把天然健康留给患者”。

张洲博士笑着说,“人生中最宝贵的八年,我们寸步不离的黏在一起,煽情点说,彼此的生命已经无法分割开来。”

“毕业十年之后,我们重聚赛德阳光口腔,发现对方还是记忆里的模样。其实无论我们走到哪里,北大口腔的印记都深深的烙在我们生命中,永远都不会消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