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MENU
赛德人物 | 斜杠青年多面体,蕙质兰心女博士

来源:赛德阳光口腔  浏览量:

在这次采访开始之前,我刚好听到了李哲仪医生的同事们对她的昵称“女神”。但当我们真正开始了交流,我发现她是一个可以在“女神”和“女神经”中无缝切换的馅料丰富的斜杠女青年。日常相处中她随和有趣,随时可以贡献金句和表情包;而在专业上她专注严谨、追求完美,气场又十分强大。于是在“挖掘”李医生的过程中,我不仅贡献了很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同时也被这位柔弱女医生体内蕴藏的巨大能量深深折服。

斜杠青年多面体,蕙质兰心女博士


李哲仪医生是位会“往外跑”的正畸医生

 
在诊室里为患者检查治疗、在办公室里制定修改矫正方案,是李医生工作的重要部分。但除此之外,她还时常“往外跑”。

她走进企业和社区进行口腔知识宣讲和义诊,为大家普及口腔健康知识,其中不乏全英文的口腔讲座;她到周边的国际学校带领大小学生进行职业体验,让更多有志于医疗事业的学生们了解了牙医的工作。“这种需要到走到‘台前’、需要去沟通表达的活动,大家总是会先想到我,从小到大都是如此”,李医生笑着说。从幼儿园的儿童节演出,到读书期间的学术汇报、辩论赛、歌手大赛,再到工作后的科普宣传、年会主持,都能看到李医生的身影。

李医生在国际学校和周围社区进行科普宣教
 
李医生在国际学校和周围社区进行科普宣教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还在读书的李医生经过层层选拔,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赛会涉外志愿者。“一直很骄傲,十年前可以亲历历史。虽然只是这件举国盛事中小小的一分子,虽然酷热难耐起早贪黑,但开幕式的绚烂烟火、鸟巢的人潮涌动和响遍大街小巷的《北京欢迎你》,依然透过回忆的滤镜成为我生命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让我每每想起2008年的夏天,依然满怀震撼与感动。”

2008年担任奥运会志愿者的青涩李医生

2008年担任奥运会志愿者的青涩李医生

工作中的李医生气场两米八,内心却十分柔软善良。她到希望学校进行公益授课,教孩子们系统地认识正畸学,帮助他们更好地走上口腔技师的岗位;她在2018年赛德阳光口腔的援藏行动中担任领队,与同事翻越崇山峻岭前往西藏察隅为当地牧民义诊,到察隅中心小学进行科普讲座,为数百名小学生的牙齿进行涂氟防龋。

李医生在西藏察隅义诊
李医生在西藏察隅义诊

早在博士二年级时,李医生就作为学院代表前往与缅甸仅一山之隔的西双版纳州驻边军区和村寨为当地军民义诊。“不是不辛苦,但每到这些时刻,还是会真切感受到这个职业的神圣,以及奉献带来的温暖与满足。”这些经历让李医生对自己的职业多了一些别样的感悟,也让我发现,这个看起来有些柔弱的姑娘,其实蕴藏着大大的能量。

博士期间李医生在西双版纳勐龙义诊

博士期间李医生在西双版纳勐龙义诊


 
李哲仪医生是位“会聊天”的正畸医生

 
李哲仪医生工作的赛德阳光口腔中央别墅区门诊部,位于北京市顺义区的中粮祥云小镇,被众多国际学校和别墅区包围。然而和市区内的诸多诊所相比,别墅区门诊周围还是可以称得上“地广人稀”。从2017年8月成为赛德人到现在,李哲仪医生在这里完成从0到1的突破,从1到一圈的扩展。在这个非常有成就感的过程中,除了自身的过硬技术和严谨态度,李医生强大的沟通能力是她重要的神助攻。

相比其他口腔治疗,正畸治疗过程较为漫长,并且很多时候会涉及面容的改变,因此患者在面对治疗方法的选择和治疗结果的预期时经常会不知所措。然而在病情分析、方案制定、结果评估、风险把控、临床操作、医嘱交待的每一个环节,李医生都能用自己严谨专业但又通俗易懂的沟通方式来轻松化解患者的所有困惑。“甚至在很多时候,患者见到我会觉得这医生看上去好年轻而心生疑窦,但沟通完病情后就会因为过程特别顺畅而选择我作为主治医生,可能这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双子座吧!”李医生笑着说。

李医生的一对国际患者couple

李医生的一对国际患者couple

我知道这只是她的玩笑话,说起这项神助攻,李医生对她宽松有爱的家庭氛围,尤其是和美开明的父母充满感恩。在她牙牙学语的时候,姥爷就引导她背诵了不少古诗词,而早期的文学启蒙让她在英语学习中也游刃有余,高三时参加全国中学生英语能力竞赛获得一等奖,博士入学时轻松拿到了英语免修的分数。从不给她设限的父母更是一直为她提供良好的阅读环境、支持她的各种爱好,从旅游、摄影到美食、音乐剧,涉猎广泛、同理心强的她一直享受对未知世界的探索。

李医生部分摄影作品
 
李医生部分摄影作品

这些经历让李医生在自如表达自己的同时又让人觉得亲切自然,她的专业、细致和耐心也让她和来自五湖四海不同年龄段的患者都成为了朋友。细心的李医生还在每位患者的病例文件夹上标注了国旗,整个文件夹俨然一个联合国大会!“所以我还有个外号叫‘国际李’嘛!”李医生眨了眨眼。

李医生电脑里的“联合国”

李医生电脑里的“联合国”

 
李哲仪医生是位差点转行的正畸医生

 
从小到大,李哲仪医生都是学习上没让人操过心的“别人家孩子”。高中毕业后,受同为医学教授的父母的影响,她进入首都医科大学进行七年制本硕连读。“虽然爸妈和很多家人都是医生,但牙医,我是家中的第一个。”李医生早早决定在大五定专业时选择口腔正畸学作为自己的专业方向,但是大四在口腔各科室轮转的时候,发生了令李医生措手不及的情况。

“我有了非常严重的过敏表现,又肿又痒整晚睡不着,生活状态严重受影响,脸上甚至可以称得上毁容。经过检查过敏源竟然是每天打交道的石膏和各种合金,这意味着我无法从事天天要和这些材料打交道的正畸专业,甚至整个口腔医学行业我都无法进入了。”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尽管到处寻医问药,大半年的时间里李医生的过敏症状却并没有好转。经过与家人沟通,她做出“转行”这一艰难的决定。李医生中学时曾凭借优异的数学成绩在各级联赛中获奖,在重新确定专业时考虑的是在不摒弃医学背景的基础上发挥自己的优势,于是决定前往美国攻读生物统计或流行病学硕士。“既然要读就读最好的学校,于是在这些专业排名前三十的学校中,挑选了十所去申请。”

大四末大五初的李医生非常忙碌,一边不能放弃临床专业课的学习,一边参加各种考试跨专业申请美国的学校。虽然当时身体状况不佳,追求完美的她还是拿到了GRE 800+610+4、TOEFL 110+ 的超高分数,收到了Emory University/University of Michigan/University of Washington/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Boston University/Tulane University六所学校的录取通知(均为美国公共卫生专业TOP10名校。Emory University,全美顶尖的私立研究型大学,美国25所“新常春藤”院校之一,素有“南部哈佛”的美誉)。

一切准备就绪,事情却戏剧性地峰回路转,李医生的过敏症状竟然消失,就像过敏发生时那样突然!

出国攻读生物统计,还是留下来继续学习正畸,李医生左右为难。一方面担心过敏卷土重来,一方面又确实难以割舍对正畸专业的热爱。经过一段时间的身体调养,李医生还是不舍地放弃了美国大学特别是Emory University的录取,坚定了自己成为一名正畸医生的选择。

硕博在读期间的李医生

硕博在读期间的李医生

正畸作为一门对逻辑思维、专业素养和审美水平均高要求的“毕业后教育”学科,竞争非常激烈,几位学霸报考同一位导师的情况经常出现。李医生硕士连读期间师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口腔医院副院长厉松教授,又以所有专业考生中第一名的成绩师从中华口腔医学会正畸专委会主委、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口腔医院院长白玉兴教授攻读了博士学位。“现在我如愿成为了一名正畸医生,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好事多磨啦,不过这不也是另一种命中注定吗。”李医生又灿烂地笑了起来。

李哲仪医生是位热爱学习的正畸医生

 
博士毕业之后,李医生在众多offer中选择了加入赛德阳光口腔。“赛德的理念非常吸引我:全美式的正畸诊疗既可以最大限度发挥医生的专业价值,又给了医生很大的自由度;在拒绝过度医疗、严把专业性的前提下,正畸医生和全科医生又能密切协作完成很多跨学科病例。最重要的是,无论技术操作还是互动沟通,医生都是强输出工种,若不保持定期输入和沉淀很快就会被掏空,而周彦恒教授身边聚集着众多业内大咖,我们会经常在一起进行学术和专业上的交流和切磋,这样才能沉淀真知灼见啊。”

赛德阳光口腔病例研讨会

赛德阳光口腔病例研讨会

“来到赛德后收治了很多疑难病例,只有持续学习不断输入、坚持创新与思辨,才能获得最佳治疗效果、不辜负患者的信任。”说到这里李医生打开了病例文件夹,“这是我们全科医生转诊来的一个案例,女孩的地包天非常严重,基本具备了成年后正畸-正颌联合治疗的指征。但出于对孩子青春期心理发育的关切,家长和我沟通后还是想试着进行单纯正畸治疗来改善孩子的脸型和咬合。”

“通常前方牵引每天只能在家佩戴12个小时左右,我希望白天的时间也被充分利用起来,就查阅了很多文献资料为她设计了一款新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