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MENU
【赛德大咖秀】北大博士团 常大桐

来源:赛德阳光口腔  浏览量:

常大桐,赛德阳光口腔正畸医生,北京大学口腔正畸学博士,师从著名正畸专家周彦恒教授。

赛德阳光口腔正畸医生


前台工作人员正在整理档案,一位患者步入门诊,“您好!我是小段,之前预约过,来找常大夫咨询牙齿矫正。”

前台热情的为这位患者建档,引领她到候诊区休息,还贴心的端上茶水。

安排好后,前台工作人员笑着对同事说,“又一位找常医生的患者,今天已经是第三位了。”

赛德阳光口腔大咖云集,经常有些患者慕名而来,指定要找某位医生看牙。他们大多是看到亲友正畸效果很好,经亲友介绍来的。

但找常大桐博士的,似乎特别的多。他的许多患者都是熟人介绍来的。

常大桐博士师从周彦恒教授,是北京大学口腔正畸学博士。

常大桐博士师从周彦恒教授,是北京大学口腔正畸学博士。

虽然接触口腔行业近10年,但他却长着一张娃娃脸,自带喜感,未语先笑,人缘关系特别好,是赛德阳光口腔的“老好人”。

不但患者们喜欢他,各个门诊的同事们更喜欢他,许多同事都把自己的牙齿托付给常大夫。

1、读名校的孪生兄弟

常大桐博士是辽宁盘锦人。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富饶的黑土地培育了常医生善良厚道的性格,延绵的辽河水滋养了常医生细致认真的特质。

常大桐博士还有个弟弟,兄弟俩是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还都戴着近视眼镜,外人常常分不清他们。

只有最熟悉的人,才知道温和敦厚的“老好人”是常大桐博士,活泼好动还有点倔的是弟弟。

兄弟俩一起成长,一起读书。高考时,弟弟考上了清华大学,常大桐博士考上了北京大学。孪生兄弟都考上了名校,这在当地一时传为佳话。

弟弟被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录取,博士毕业后到阿里巴巴工作。常大桐博士开当地之先河,是盘锦市第一个考入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的考生。

2、北大师生情

从入学到获得博士学位,常大桐博士在北大求学实践八年。

北大口腔医学院的八年制学生,首先要系统学习包括牙体牙髓病学、牙周病学等在内的口腔医学各亚专业的知识,还要到所有的科室轮转。

各个科室都轮转过后,常大桐博士发现,自己最喜欢的还是正畸。

“正畸医生需要全盘思考,不仅要考虑所有的牙齿,还要顾及牙周软硬组织、颌骨以及面型,这不仅考验医生的专业知识,同时对医生的审美也提出了较高要求。”

常大桐博士擅长空间想象,喜欢思考,对任何问题的理解,都要找到充足的理由来说服自己,这与正畸的特点十分契合。

“在我选导师的时候,周彦恒教授是北大口腔医院正畸科主任,不仅临床病例做得好,科研成果也很丰硕,在我心目中,周老师是最好的正畸老师。”

八年制的学生在大五的时候面临选择导师,导师和科室会对学生进行面试。

周彦恒教授的学生常大桐博士
 

包括常大桐医生在内,许多同学都想成为周彦恒教授的学生,但每个班最多只能有两个人最终如愿。

目标明确的常大桐博士很早就向周彦恒教授自荐,表达了想成为他的学生的意愿。

周彦恒教授很快回复了,说我和你打个赌,你把音乐啊等无关紧要的事都停掉,好好拼几个月,下次考试能进入前三名,我就招了你。

“医学类的考试需要大量记忆背诵,男生在成绩上并不占优势。既然有了目标,就要拼一把,玩命学了半年,期末考试的时候,成绩果然还不错”

最终,常大桐博士如愿成为周彦恒教授的研究生。
3、爱音乐的完美主义者

身为一个处女座,“老好人”常大夫总是追求完美。

患者的牙齿有一丝丝的不齐,或者咬合存在一点问题,他都要纠正到底。

“正畸医生的字典里,没有凑合两个字”

总是笑呵呵的常大桐博士,看起来有些憨厚可爱。

加入赛德阳光口腔数年,从前台到医护人员,都成了常大桐博士的好朋友,他们喜欢这个总是微笑的娃娃脸医生。

“很多同事和他们的家属都找我做正畸。我很感激大家对我的信任,会有些压力但更是动力。我会更加努力,打造咱们赛德人的灿烂微笑去感染更多人”

在大学时代,常大桐医生就喜欢音乐。他会弹贝斯,吉他也弹得很好,还和同学组建了个乐队。

爱音乐的完美主义者
 

“上学时候的各种晚会,入职后集团的每次年会我们都会友情客串一把。音乐就是我的爱好,水平不一定很高,但能在繁忙的工作中有个调剂,和乐队的朋友们有个重聚的理由就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现在,在患者的口耳相传之下,找常大桐博士的患者越来越多,每日忙得前脚不挨后脚,他仍旧一副招牌式的憨厚微笑。

“一直以来,患者的支持与同事的信任都是我最大的动力。我希望自己作为一名专业正畸医生的同时,能够成为大家身边一个了解牙齿的好朋友。在患者有疑虑需要解答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联系上我,在每次复诊的时候也可以和我分享牙齿的变化生活的趣事。在我看来,这是正畸医生最满足的时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