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MENU
【赛德大咖秀】刘福良:青春无悔,北大双博士

来源:赛德阳光口腔  浏览量:

刘福良,北京大学口腔正畸学双博士,师从著名正畸专家周彦恒教授,擅长青少年及成人错颌畸形的综合治疗、生理性支抗控制矫治技术、无托槽隐形矫治技术等。

医者父母心   杏林天使情

医者父母心   杏林天使情

第一次见到刘福良博士,是在他即将离开北京的时候。

高高的个子,英挺的鼻梁,单眼皮儿,长着一张时下流行的瓜子脸,阳光下年轻的脸看上去晶莹如玉。

像明星宋仲基,还是李敏镐?总之和传说的一样,长得很帅气。

一直想采访刘福良博士,可惜总是无缘相见。即便在大咖云集的赛德阳光口腔,他也是传说中的人物。

刘福良博士拥有两个北京大学的博士学位,在校期间获奖无数,他是北大优秀毕业生,他的论文被评为北京大学优秀博士论文。

他深受患者的信赖,在离开北大口腔,前往赛德阳光口腔深圳门诊部工作后,许多患者辗转跟随到深圳,患者认准了他。

NO.1
要强的客家少年

刘福良博士是客家人,祖籍广东梅州。

在两岁的时候,他就随着父母搬迁到了深圳,只留下爷爷奶奶带着哥哥在老家生活。一圈又一圈的客家围屋,是他关于故乡的遥远记忆。

刘福良博士的父亲做装修承包生意,平日总是很忙。弟弟出生之后,妈妈就辞职在家,专心照看他和弟弟。

迁到深圳时,父母买地盖了座院子,附近有山丘有草地有河流。河流清澈见底,他经常和小伙伴们下河捕鱼,捕上来后烤着吃。

可能客家人有重视教育的传统,父母文化程度并不高,但是在刘福良博士上学之前,父母就让他练字和学习。

从小到大,刘福良博士给人的印象都很谦和文雅,可他骨子里是个要强的人,做任何事都要做出点成绩。

他在小学时学习很好,因为是村办小学,教学水平很有限,刚升到镇中学后,他只排在了20多名。等到初二时,刘福良博士就在六七百人的年级里排名第一。

小学时学习很好

到初二时,刘福良博士就在六七百人的年级里排名第一

高中同样如此,中考时他考入了宝安中学,宝安中学云集了宝安区的尖子生,刘福良博士的成绩并不出众。等到了高二时,他又位居前列。

初中参加深圳市本地组织的数学竞赛,刘福良博士获得了一等奖。高中参加化学竞赛,他又获得了全国二等奖。

高考后,刘福良博士被北京大学口腔医学专业录取,当年北大该专业只在广东省招收两个人。

去北京读书之前,刘福良博士的家族举办了盛大的聚餐。爷爷开心的说,老家那块地方,在古时候出过好几个状元,现在文曲星的风水轮到你们家了。

在刘福良博士的老家,家中出一位北大学生是很值得骄傲的事。

NO.2
无悔青春,11年的北大生涯

刘福良博士在北大的学制,是八年制的本博连读。

北大口腔的八年制很严格,学生两门考试不及格,即便补考过了,也只能转为五年制本科。

在读期间,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刘福良博士每年都获得奖学金,其中多次获得国家级奖学金,还被授予了北京大学创新奖。

其他类如北大三好学生标兵、学习优秀奖、社会工作奖等更是不计其数,本博八年,他获得了十二次奖励或奖学金。

本博八年,他获得了十二次奖励或奖学金。

北大三好学生标兵、学习优秀奖、社会工作奖等更是不计其数

因成绩优异,刘福良博士成为了周彦恒教授的学生。

在刘福良博士就读期间,周彦恒教授创建了8+3双博士口腔教育新模式,央视的晚间新闻和朝闻天下都对此进行了连续报道。

为了更深入钻研口腔正畸学,获得了口腔医学博士学位之后,刘福良博士又攻读了北京大学口腔正畸学博士,他是中国口腔界少有的双博士之一。

在刘福良博士的记忆中,那段时间是求学生涯中最繁忙的时刻。

他白天到北大口腔医院正畸科出诊,下班后要汇总和整理患者资料,及时地分析解决问题,同时还要安排基础研究相关的实验,进行博士课题研究。

很多时候,直到午夜时分,刘福良博士仍在做实验。有的实验要求两小时记录次数据,他就设定好闹钟睡在实验室,两小时起来记录一次。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毕业之前,刘福良博士有两篇论文发表在了全球口腔医学研究权威杂志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JDR)上。

除了学业和科研,刘福良博士在学术交流上也收获颇多。

因成绩优异,刘福良博士成为了周彦恒教授的学生。
 

他曾连续三年负责筹备全国口腔正畸年会,还多次前往海外,和日韩等国的正畸医生进行学术交流,接触学习了地震口腔救援等国内仍处于空白状态的技术理念。

毕业时,刘福良博士被评选为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他的博士论文获评北京大学优秀博士生论文。

NO.3
你的微笑,我的骄傲

与口腔结缘十几年,刘福良博士接诊过大量的患者,一位颞下颌关节有问题的患者让他印象深刻。

和往常一样,刘福良博士在北大口腔医院坐诊,排队的患者非常多。

有位患者挤过来问,“医生,您能不能帮我看看,我想做正畸。”

这位患者没有预约挂号,按规定是不给看的,同时后面还有预约的患者在排队,但看到患者焦虑的神情,刘福良博士还是答应道,“你好,要不你在候诊区等一下,我看完预约患者后帮你看。”

忙起来天昏地暗,刘福良博士忘记了这位患者,等他看完病人已经接近中午一点,早过了下班的时间。

他离开诊室时,看到了还在诊室门外等待的患者,一下想起来了,赶忙说,“对不起对不起,你怎么一直不进来找我,让你在外面等待这么久!”

这位患者默默等了快三个小时,刘福良博士感到非常内疚。

患者说,“我看您一直忙,就没好意思打扰您,您现在下班了吧,要不您先去吃饭,下午再帮我看?”

刘福良博士说,“那不行,让你等了那么久,这是我的责任,我给你看完再下班。“

医生,您能不能帮我看看,我想做正畸。

刘福良博士

经过沟通得知,这位患者的颞下颌关节经常有弹响和疼痛,颞下颌关节医生说关节的骨质没问题,只能进行对症治疗,并不能根治。

但是,面诊过的正畸医生却要求她治疗好关节再开始正畸,因此辗转多地都没有开始正畸治疗。

检查之后,刘福良博士发现,患者除了牙突以外,还存在后牙正锁合、颌位不正等问题。

长期的不良颌位,或许诱发了关节的症状,正畸很可能缓解甚至解除她的关节问题。

刘福良博士对患者解释说,鉴于你的问题,我们可以先把后牙的不良咬合状态解除,观察你关节的反应,再定下一步的治疗方案。但是正畸治疗时间会延长,需要你的理解。

经过操作,患者的关节症状明显缓解了,这下刘福良博士心里就有底了。

由于患者曾经做过正畸治疗,拔过一个下切牙,为了对称性,需要再拔一颗下切牙,短期内会影响美观,再加上关节负担可能会加重,出现疼痛等。

听完刘福良博士的解释后,患者说,“医生没关系的,就按您的安排来,我完全相信你。”

治疗将近完成,这位患者外突的牙基本收回去了,后牙咬合十分稳定,关节也不疼了,也敢自信开朗的大笑了。

刘福良博士
 

得知刘福良博士将离开北京,这位患者问,“刘医生,您是要去深圳工作吗,我可不可以每月去深圳一次找您复诊?”

刘福良医生惊讶地问她,你也要去深圳工作吗?患者说不是的,我就是想有始有终,想在您这结束正畸,我不怕远。

类似这样的病例有很多,很多患者都和刘福良博士成为了好友,看着他们正畸结束后露出的灿烂微笑,刘福良博士由衷的感到骄傲。

NO.4
加入赛德,是新生也是延续

一年前,刘福良博士和他的妻子温馥嘉博士一起,回到自己的家乡深圳,加入了赛德阳光口腔深圳门诊部。

他的妻子温馥嘉博士,也是北大口腔医学院的双博士,两人是大学同学,相识相知十余年,感情十分深厚。

今年3月,刘福良博士升格成为了爸爸,两人拥有了自己的宝宝。

刘福良博士和他的妻子,都是周彦恒教授的学生。在他看来,成为周彦恒教授的学生是他的幸运。

在校期间,身为周彦恒教授的研究生,除了日常的研究指导之外,无论课题经费还是需要什么材料,都不需要他费心,他只用专心学术即可。

也是受周彦恒教授的影响,他才选择了正畸专业

北大口腔医学博士学位


也是受周彦恒教授的影响,他才选择了正畸专业,才在获得北大口腔医学博士学位后,又继续攻读三年获得了口腔正畸学博士。

加入赛德阳光口腔,对刘福良博士而言,就好像回到家一样。

这里有很多北大的学长学弟,单单赛德阳光口腔深圳一个门诊部,就有至少八位北大口腔博士、双博士长期坐诊。

无论是学长对学弟的关爱指导,还是两周一次的学术交流,都延续了北京大学相互促进、注重学术交流的理念。

在北大求学工作十多年后,刘福良博士在赛德阳光口腔踏上了实现正畸梦想的新征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