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MENU
【赛德大咖秀】温馥嘉:参加863计划的北大美女

来源:赛德阳光口腔  浏览量:


燕园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温馥嘉,北京大学口腔正畸学双博士,师从著名正畸专家周彦恒教授,擅长错颌畸形的综合治疗、无托槽隐形矫治技术等。

那位年轻的患者兴冲冲的跑过来,满眼放光的说,他已经考上了大学的口腔专业,并且也要当一名口正畸医生时,温馥嘉博士很惊讶。

 

这是一位拒绝做手术的骨性畸形患者,从十三四岁开始,他已经在温馥嘉博士这儿正畸了四五年,正畸效果非常的完美。

 

看着眼前这张朝气蓬勃的脸,看着他因为正畸而绽放的笑容,温馥嘉博士仿佛看到了年少时的自己。

 

世界就像一个轮回,这一幕似曾相识。

 

温馥嘉是北大博士,全国少数几位口腔医学和口腔正畸学双博士之一。

 

在和这位患者相似的年纪,她也曾饱受地包天的折磨,也进行了正畸治疗,并同样由此走上了正畸医生之路。

 

 

1、被地包天困扰的小姑娘
 
 

 

温馥嘉博士是吉林长春人,父亲是企业工人,她是家中的独生女。

 

她从小在外婆家长大,妈妈是高中英语老师,外婆则是语文老师。外婆家有个大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这些书籍是她的启蒙读物。

 

妈妈对温馥嘉博士的教育很重视,带她上英语培训班,上音乐培训,如果不是因为年纪小被拒,还要带她上美术培训班。


 

在外人眼里,温馥嘉博士一直很优秀。她会画画,很小的时候钢琴就过了八级,还写得一手好字

 

更重要的是,她学习一直很好。

 

整个小学、初中,她大部分时间都是第一。中考时,温馥嘉博士考入全国名校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还分在了理科实验班。

 

小时候的温馥嘉博士娇憨可爱,但也有自己的烦恼。

 

她是地包天,当地俗称“兜齿儿”。开始时家人并未太在意,随着慢慢长大,不仅有地包天症状,牙齿还长偏了,整体偏向一侧。

 

妈妈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就带她去找正畸医生,经过一年多的治疗,她的地包天和牙齿偏斜才有了改善。

正畸的经历对她影响很深。

 

高考时,妈妈问她想学什么专业,温馥嘉博士说她想学口腔,想当一名正畸医生。

 

她最终以优异成绩被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录取。

 

 

2、优秀的北大双博士
 
 

 

大家都知道,北大的八年制专业录取分数会更高一些。

 

自周彦恒教授创建了8+3双博士教育新模式后,CCTV晚间新闻和朝闻天下都对此进行了连续报道。

 

温馥嘉博士,不仅是北京大学优秀博士毕业生,更是全国少数几位口腔医学和口腔正畸学的双博士之一

 

她在本博连读期间,学的就是口腔正畸,并在第二个博士期间,对正畸有了更深入的研究。


 

温馥嘉博士的正畸研究论文,发表在了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JDR)和中华口腔医学杂志等国内外顶尖期刊上。

 

在北大期间,她学习依然优秀。

 

本博连读八年期间,温馥嘉博士获得了8次奖学金,其中一半以上都是一等奖或特等奖

 

像她获得的“挑战杯”五四科学奖特等奖,就需要自己选题做科研,将科研成果上报,经过层层筛选,最后通过专家团的答辩评审,才可以评奖。

 

除了“挑战杯”特等奖外,温馥嘉博士还获得“登士柏”学生科研奖学金。

 



大学的青春岁月

此外,温馥嘉博士还参加了国家863计划中的正畸研究课题。

 

这是一项关于正畸数字化的研究课题,包括应用自动排牙系统的矫治设计、与此配套的个性化矫治器,和主动自主弯制弓丝的机器人设计等方面。

 

在该项目中,温馥嘉博士负责部分需求的提出、中期和年度汇报、各方对接和成果验收等职责,她的参与贯穿整个项目的始终。

 

因为一直以来的优异表现,毕业的时候,温馥嘉博士获评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

 

 

3、被患者感动的正畸医生
 
 

 

温馥嘉博士不仅正畸水平高,人也非常和善细心,是一个大美女。

 

她个子高高的,不是很瘦,整个人雍容大气,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好像有种天然的亲和力,患者们都很喜欢她。

 

多年的坐诊经历,让温馥嘉博士和许多患者都成为了好朋友,有些患者甚至让她深受触动。

 



有位十三岁的小姑娘,她左下后牙舌倾,对颌的上牙颊倾伸长,左侧后牙没有咬合,形成典型的正锁颌。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病例,在让牙齿直立的过程中,需要向牙齿舌头一侧粘很多东西,患者会非常难受。

 

小姑娘的整排下牙上,就粘了多个摘戴皮筋的钩子,舌头会经常被划破,这比舌侧矫治更加痛苦。

 

雪上加霜的是,因治疗需要,小姑娘一次要打六颗钉子。

 

每次矫正,温馥嘉博士都会说,你可能会很难受,受不了了告诉我,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但是小姑娘很阳光,自始至终,除了微笑一声不吭,从没有抱怨过。

 

矫治结束,效果十分完美,小姑娘从上牙外凸的正锁颌,变成了“侧颜杀”的美少女。

 

还有一位患者,就是文章开头介绍的少年,他后来考入了口腔学院,并立志当一名正畸医生。

 

少年是骨性畸形,上颌严重前突,下颌后缩,经常开唇漏齿。患者抵触手术,当然,他初诊时只有14岁,也没到手术的年龄。

 

他在温馥嘉博士这儿矫正了五年。 

 

少年家是廊坊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五年内,他每月都要来北京找温馥嘉博士复诊。为节省费用,每次都是他一个人来。

 

我们无从得知五年的奔波,五年的矫正经历带给他怎样的影响,但他一考上口腔学院,就赶忙来告诉温馥嘉博士。

 

在他心里,温馥嘉博士是信赖亲近的人。

 

 

4、赛德阳光的大咖夫妻
 
 

 

今年三月,菲律宾长滩岛人头攒动,第十一次亚太口腔正畸学会年会正在这里举行。

 

面对着来自亚太各地的年轻正畸医生,温馥嘉博士侃侃而谈,她用英文将自己的研究课题向与会的青年医生做了介绍。

 

 

也是在这次年会上,温馥嘉博士导师周彦恒教授当选亚太口腔正畸学会会长,中国正畸登顶亚太。


 

她的丈夫刘福良博士到现在都记得那激动人心的一刻。

 

刘福良博士也是口腔医学和口腔正畸学双博士,是她在北京大学的同学,两人一起度过了十一年的求学路。

 

夫妇二人都出自名校,都是中国少有的口腔医学和口腔正畸学双博士,都是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

 

伉俪无双,他们俩人被称为赛德阳光口腔的大咖夫妻。

 

今年夏天,温馥嘉博士跟随刘福良博士一同前往深圳,加入赛德阳光口腔深圳门诊部,开启了人生的新旅途。

 

 

一直在北方长大,又是家中独女的她,将要在南方长期生活。

温馥嘉博士心中有对父母的不舍,她想念家乡,想念锅包肉,想念一切与土豆有关的菜。

 

和北京、东北都不同,经济较发达的深圳缺乏高端民营口腔机构,赛德阳光口腔深圳门诊部亟需他们夫妇的加入。

 

 

温馥嘉博士相信,在赛德阳光口腔深圳门诊部,她可以和丈夫一起更好地为患者服务,也更容易实现自己的正畸梦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