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MENU
喜讯!这位帅气的北大双博士又获奖啦

来源:赛德阳光口腔  浏览量:251次

“论文将内源性硫化氢引入正畸牙齿移动的研究当中,开创性地揭示了机械力刺激和内源性硫化氢水平的关系。”

“当我发现机械力刺激可改变内源性硫化氢水平时,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高兴的要跳了起来。”

“你知道的,硫化氢作为气体信号分子,有扩散快速,作用细胞类型多样,参与多种信号通路的特性。”

我想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像听天书一样看着眼前这个帅哥侃侃而谈。

他看起来很年轻,高高的个子,长了一副时下流行的瓜子脸,灯光照耀下皮肤像瓷器一样的洁白。

我忽然想起女同事评价谢耳朵的话,男孩子帅就足够了,管他在说些什么呢。


01.

帅哥叫刘福良,是北京大学正畸学和口腔医学的双博士,名副其实的颜值学霸。

刘福良曾多次获得北京大学国家级奖学金,今年被评为了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前段时间,刘福良的博士论文又被认定为北京大学优秀博士生论文。

640.webp.jpg

对任何高校博士生而言,论文被评为优秀博士论文都是件极光彩极难得的事,更遑论是在北京大学这样的国际知名学府。

被评为优秀博士论文的博士生,会享受和他的导师一起,在毕业典礼上登台领奖的礼遇。

获评优秀的博士论文会被推荐给科技界知名的Springer Nature等出版公司作为个人专著初版,甚至有机会免费由施普林格科学与商业媒体集团以英文在全球出版。

优秀博士论文,还有机会入选中国知网数字专著初版项目。

总而言之,获评优秀博士论文的博士生,妥妥的荣誉满身,还没离开校园就赢在了起跑线上。


02.

刘福良的论文叫《力学介导的内源性硫化氢参与调控正畸牙齿移动的研究》,对非专业人士而言,这是一个很拗口的名字。

选择硫化氢作为研究方向,就像刘福良说的,因为硫化氢的特性契合了正畸力刺激后牙周组织中出现的启动速度快、作用广泛、多细胞多通路参与的生理活动特点。

这是一项创新的研究,没有相关成熟的研究思路,需要在探究的过程中不断修正。

微信截图_20180926090628.png

平地起高楼最难,因为没有可用的借鉴,在研究过程中大部分都要从零做起,做一个实验往往会做四五遍以上,经常会做实验到凌晨三四点。

有时候,刘福良在实验室熬一个通宵,第二天又有新的实验安排,往往导致连轴转的情况出现。

另外,因为实验是在小鼠的的口腔内做的,在狭小的小鼠口内模拟正畸牙齿移动,非常耗时间,难度也很大。

做了一整天甚至忙到凌晨三四点才建立的小鼠牙齿移动模型,在观察期满后,由于一个细小的差错无法纳入实验组,所有的操作要全部推倒重来,这样的事经常发生。


03.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貌协会的原因,和刘福良谈话十分愉悦,觉得他说话温文尔雅,谈吐间让人很舒服。

刘福良博士介绍说,最难的是硫化氢作为一种活泼的气体,很容易从溶液、血清中挥发。

有一次,好不容易将实验动物取材完毕,第二天将组织取出来进行检测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硫化氢已经挥发或降解了,整个实验流程宣告失败,一切都要从头再来。

640.webp (1).jpg

除了天然困难外,还有“天降霉灾”。

有一次,刘福良辛苦做完实验后,将小鼠的血浆小心翼翼的保存到冰箱中。

第二天去检测时,发现血浆管放在了冰箱外。原来同学放标本的时候,取出血浆管忘了放回去,这导致了血浆管完全失效。

看着满脸歉意的同学,刘福良简直生无可恋。


04.

刘福良解释说,这篇论文的意义,不止是将内源性硫化氢引入正畸牙齿移动的研究当中,还为牙齿移动的整体研究提供了新思路。

一直以来,有些牙齿移动的特点不能很好地得到解释,人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640.webp (2).jpg

在周彦恒教授的指导下,刘福良所在的课题组提出了,在牙齿-牙周膜-牙槽骨复合体中应该存在一种特殊的信号分子。

这种信号分子负责转导相关的机械力信号,将复合体中的各种组分串联在一起,协同作用。

“以往的牙齿移动机制研究主要集中在个别分子或通路上,缺乏整体、多通路协同的观念,这篇论文从思想层面为以后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路。”刘福良这样定性自己的论文。

好吧,又开始说天书了,其实听帅哥说天书也是种享受。

微信截图_20180926090646.png

诊所外车来车往,我知道,刘福良即将前往赛德阳光口腔深圳门诊部,在那里有许多患者正在等待他。

刘福良的优秀毫无疑问,在赛德阳光口腔,还有许多和刘福良一样优秀的医生。

众所周知,赛德阳光口腔的北大博士团誉满业内。但可能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只有那拨优秀的北大毕业生,才会被接纳为博士团的成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