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MENU
乔义强:他是医院院长,却自己治疗自己,为技术“走火入魔”

来源:赛德阳光口腔  浏览量:294次

赛德阳光口腔 郑州口腔医院院长 乔义强

他说话沉着有力

声音柔和又不失厚重,颇有长者之风


01

 

我不知道北京的滴滴司机是否都这样守规矩。

当我拍着前座的靠背,指着黄灯对司机喊,冲啊冲过去啊时,司机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傻子。

请原谅我的冲动,我有一个很重要的见面,要去见郑州赛德口腔医院院长乔义强博士。因为堵车,现在已经快迟到了。

在我心中,乔义强博士是非同一般的存在。他是医院院长,却为了体验患者的感受,亲自给自己做了疼痛度很高的舌侧矫正。

他用传统矫正和隐适美矫正两种方法,自己动手给妻子做了牙齿矫正。

他为他的女儿做了独特的矫正设计,以至于许久不见的亲戚,看到矫正完的乔博士女儿如此漂亮,几乎认不出来。

是的,乔义强博士给全家人都做了矫正,包括他自己。

 

赛德阳光口腔 郑州口腔医院院长 乔义强

乔义强博士在诊疗患者

 

02

 

终于到了,我跳下车冲向酒店大堂,一进门就看到了乔义强博士。

他冲我招招手,我一面跑过去一面道着歉。他笑着说没关系还不晚,说着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的手掌温暖而宽厚,让我想起了家里的长辈。

我们边走边聊,谈起了他早年的经历。

1996年大学毕业后,乔义强博士就进入一家综合医院的口腔科工作。

为病人矫正牙齿,让他发现了正畸的乐趣。只要将牙齿排列整齐,一个人的面部能发生神奇的变化,这简直是魔术!

 

赛德阳光口腔 郑州口腔医院院长 乔义强

乔义强博士与周彦恒等正畸大咖合影

尽管乐在其中,但工作上也面临许多问题。

例如难以调和好复杂状况下的咬合关系,难以控制好磨牙关系和尖牙关系。

更难过的是,医院正畸科力量薄弱,乔义强博士找不到可以讨教的人。他下定决心,要考最好的正畸院校,要学最前沿的正畸知识。

2004年,经过努力,乔义强博士来到北大口腔正畸科进修。

在这里,他遇到了正畸界大咖周彦恒教授,了解到正畸不仅要考虑咬合关系,更考虑到面型美观,要做到长远的健康和稳定。

这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想,原来正畸还能这样做!

2006年,乔义强博士开始了北京大学和郑州大学联合培养的硕士、博士生涯,并在2015年成为硕士生导师,培养硕士10余名。

 

赛德阳光口腔 郑州口腔医院院长 乔义强

乔义强博士参加2018年APOC(亚太正畸年会)

在本次年会上,他的导师周彦恒教授当选亚太正畸学会会长

 

03

 

乔义强博士说话沉着有力,腔调柔和又不失厚重,逻辑严密又不咄咄逼人,颇有长者之风。

在谈到周彦恒教授时,脸上露出尊敬之色。聊到美国访问学习时,又一副缅怀神色。

乔义强博士在去美国之前,曾研究过骨性Ⅲ类下颌偏斜患者的手术治疗,由于大部分患者在手术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扩弓的时机,迫不得已要进行两次手术,这让患者十分痛苦。

 

赛德阳光口腔 郑州口腔医院院长 乔义强

乔义强博士在美访学期间与同事在一起

 

有一次,他去北京参加全国正畸年会,听到了美国加州大学Wom Moon教授讲解的种植体支抗辅助快速扩弓技术,这种技术能减轻患者的痛苦,引起了乔义强博士的强烈兴趣。

他心中兴起了一个念头,到现代正畸兴起的源头去,去学习最先进的正畸技术。于是到了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正畸科访问学习,巧合的是,Won Moon教授也在这个科室工作。

在这里,乔义强博士接触到全世界最前沿的临床技术,与世界知名专家交流学习,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临床上的收获特别特别大”。

在美国留学期间,他向国家留学基金委申请延期一个月回国,并自驾到了美国十余家知名院校的正畸科及大师的门诊部参观学习。


04


我们边走边谈,他说,“在美国,我从正畸大咖身上学到了一些哲学道理,感到做事和做人是相通的。”

“例如直丝弓矫正技术是从Tweed矫正技术发展过来,它把Tweed弯钢丝的步骤省了,想利用有弹性的镍钛丝来达到效果,其实最终效果还是有差别的。”

“后来咱们引进方丝弓、细丝弓,规避直丝弓弯制难的问题,享受着细丝弓镍钛丝排齐快的优势。”

“这和人生一样,过程简单了,结果也就简单了。方丝弓、细丝弓的效果,远没有Tweed Merrifield标准方丝弓矫正技术效果好。”

我有些懵,这些专业名词太拗口了,但听懂了Tweed这个词。

我问,“听说您是美国Tweed Foundation国际教官?这和您在郑州大学带硕士的讲课有不同吗?”

乔义强博士说,“Tweed Foundation是全世界正畸的根,在美国讲课,每年的4、6、9月各有一期,每期都持续11天左右。”

“相较来说,带硕士研究生可能更费心血”

 

 

赛德阳光口腔 郑州口腔医院院长 乔义强

乔义强博士和学生在做读书报告

乔义强博士在郑州大学和河南省口腔医院时,每周有三天门诊,周末门诊结束后会和研究生做读书报告,每周四会和研究生做病例讨论。

 

有一次做病例讨论恰好是元旦,他和几位研究生讨论病例讨论到深夜,听到跨年钟声响起,才想起旧的一年已经过去,新的一年到来了。

那年的新年,乔义强博士是在和自己学生的讨论中度过的。

他总想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告诉学生,他想让这些年轻人少走弯路,想为中原正畸界培养更多的人才。

这是一种为人师表的责任,这种责任心也表现在他在赛德阳光对待患者的态度上。

有位患者,她的症状按照既有经验来说应该做手术,她找到乔义强博士也要求做手术。

乔义强博士经过仔细检查后问她,能否先按非手术的方法矫正一年,一年后如果效果达不到预期再做手术?患者答应了。

一年后,患者欢天喜地的说,乔大夫,不用考虑了,你坚定不移的做下去,我不做手术了!

后来,这位患者治疗十分配合,一见乔义强博士就笑,乔义强博士让她免受正颌手术之苦。

 赛德阳光口腔 郑州口腔医院院长 乔义强 

郑州赛德口腔医院候诊厅

还有一位小患者,他是前牙埋伏阻生,牙根是横着长的,传统办法是将这颗牙拔掉。

因为患者年纪小,乔义强博士尝试着把牙根立起来,它能长多少是多少。

结果,这位小患者的牙根长得特别好,和正常牙齿相差无几。

05

谈了几个病例后,乔义强博士说,“我读博士,去美国学习正畸技术,以及采用隐适美矫正技术和使用进口材料,目的都是一样的”

“都是为了给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能让患者舒适的没有痛苦的把牙齿治好。”

乔义强博士在使用隐适美技术之前,也使用过其他的隐形矫治器。在他看来,无论什么矫正方法,都必须满足矫正的原则。

他认为矫正的原则应符合三个要求:牙齿矫正是三维控制,必须关注垂直向;不能随意改变牙弓的容积,否则会破坏整个口颌系统的平衡;矫正必须分次施力,分阶段施力。

在他看来,隐适美满足了矫正的原则,并且能更精准的分次施力,所以他看好隐适美。

赛德阳光口腔 郑州口腔医院院长 乔义强

郑州赛德口腔医院内景

至于材料问题,为了给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乔义强博士领导的郑州赛德口腔医院,所使用的材料大部分是国际原装进口。

在最后,我问了乔义强博士一个藏在心中已久问题,“大家都知道舌侧矫治比较痛苦,您给自己做舌侧矫正,过程难受吗?”

乔义强博士笑着说,“当然难受了,我半年都不能好好的吃饭,有的朋友看我自己体验舌侧,就说我为了技术‘走火入魔’了。”

他看了一下酒店玻璃墙外的天空,说,“其实‘走火入魔’也没什么不好,能掌握更先进的技术,能了解患者的感受,我们就‘走火入魔’一次吧。”

返回列表